2010’02.28・Sun

归途

回到学校里来。
从某种角度讲,这次回家的感觉有着微妙的不同。
也许是年纪渐长,也许是看得多了,又或者,是心境有了变化。
总之事情看在眼里,总和从前有了不一样的些许。

和阿若一起回去看了钱老师。
当初觉得,这个老师口若悬河甚是能扯,但今次见了,却并不觉如此。
反而让人生出几丝“不过如此”的想法。
说起来这样说是当真不该的,毕竟是自己的老师,可待出来之后,阿若竟然也是这般的想法。

“许是我们长大了,他老了吧。”

用这样的话来总结。

剪头发是一直策划的事,于是咔嚓咔嚓,三千烦恼丝,剩下一半不到。
用面面的说法,叫“顶这个团子”。
倒也形象。

缝纫机上手很快,衣服做起来有模有样,去影儿家借地方的时候恰好赶上他和梅子姐在刷怪,说了这些。
梅子姐似乎很惊诧,直赞我贤惠。
心下是高兴的,谁不喜欢听好话呢?

试着写了些文字,白茶的幼年时光。
鹩哥这个角色,拧,决绝,却又狡黠而自私着,是很喜欢的。
他比白茶还要眼明,看得到许多小茶儿看不透逃不脱的东西。
所以他得死。

返校的车拥挤非常,衣裳穿的厚了,暖气烤着,隐隐有了昏厥的架势,又赶上身子不舒爽,心里烦躁。
近旁一个站票的大叔,不知是累了还是怎么,精神错乱,一时鸡飞狗跳,列车长带着四五个人来,安抚等等,才总算过了这事。
做对面的姑娘许是个优等生,言谈间些微的炫耀,这样的感觉,是不喜,不屑,却又不能自免的。

重庆无春无秋,日头一出,就是盛夏,又是元宵,街上人多,又是烦躁。

一些可有可无的情绪,总觉着还是冷淡待着要好些。
有些人,总还是应该若即若离。
如此,才不至失心。

Categorie:Fr.6 Dの潭  引用:(0) 留言:(0) TOP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