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6・Wed

南华

那日在茶寮初识,他一心只想杀了他。

因他知道的太多。

却不知道为何,带了他回去。

解了他的绳索,听他说,自己身上的病症和药方配法。

他告诉他,加上一味药,可以缓他的发作。

他却冷笑。

“若是我有意不用那味药呢?”

“你用也好,不用也好,我只是说我知道的。”

他不许人碰他的身子,他伸手欲为他把脉,被刺了满手银针。

却仍笑,说着自己的不是。还有,探问他的身子病况。

“你看清,我是要杀你的人,为何你还想着要救我。”

“我也不知,只是,不想看你死。”

他杀不了他了,他们都知道。

他见了他的脸,像极了那心中的故人,百般滋味陈杂,终究还只是苦笑而已。

“你不是燕云。”

他不解他的冷和自固,更不解,他心中之结。

“既然是那人的名字,为何你还要给身边之人取上‘云’字之名?”

“因为如此,我梦中唤此名时,便无人知晓,我是在梦他。”

他愕然,垂眸。

他不语,负手。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燕云。”

“我也不再是柳夕漪。”

“所以我不会不去赴约。”

“我也不会等你。”

这样的话说出口,为冰为霜,冻了什么,封了什么,他自己知道。

“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要离开。”

梦中南华,蝶舞双飞,醒时掩目,长叹息。

似如参或商。

殊途,无同归。

================

看得懂的看不懂的,都随他吧。

茶。

Categorie:Ev.6 Dの峦  引用:(0) 留言:(0) TOP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