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6・Wed

摔了一下

恩,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

不过地点比较的揪心。

楼梯上。

宿舍的楼梯,落差一人身高以上。

爬上去拿电宝宝,还站在最高那阶上,往下退的时候,没有踩到台阶。

于是很玄幻的直接飞了下来。

摔在对面床台阶下。

说到这就不得不自夸一下飞翔【?】的过程中我还记得把头挺住,也万幸我挺住了,不然就是后脑勺狠狠磕在对面台阶的沿上。

就不是皮肉伤的问题了。

因为摔下来之前左手抓在半圆床板上,所以往下摔的时候貌似拉到了胳膊,现在左肩疼痛,胳膊抬高不能,左手握物不能。

左腿也有点点拉伤或者其他什么的迹象,膝盖弯曲的时候会痛,大腿肌肉也细微的疼着。

其他就没有什么了,和之前其他宿舍的某位摔下来血流成河的场景比起来,我很小菜了恩。

顺便也说点别的。

这几天全国降温,重庆阴雨,空气中湿冷的感觉,渗进骨头里。

果然还是不喜欢这样的气候,即使居住了三年,也依旧不喜欢。

刚刚看了一篇新闻,说的是上海电台的主持人因为听众发短信说“不要再说上海话了,我讨厌上海人”而回复了一句不带脏字的“请你滚出上海”。

有一点点感触。

想到最早来重庆的时候,军训中因为反映听不懂重庆话口令被教官斥骂“听不懂怎么不去死”的时候。

也想到了小三那个JP得意洋洋的炫耀“我这种语言天才,现在说起重庆话本地人都听不出来我是外地人”

有人说对一个城市的喜爱与否,第一反应就是对他的语言的态度。

爱这个城市,你就会主动的去学习和使用它的语言。

相反的话,会本能的抵制。

所以也许,我们不是不会说或者不能说,只是不想。

我不喜欢重庆,这一点无需掩盖,即便身处此地,仍旧时刻想着要逃离。

这其实是一个城市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

一个悲哀于留不住,另一个悲哀于,逃不出。

一如世界,一如人生。

Categorie:Fr.6 Dの潭  引用:(0) 留言:(0) TOP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