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6・Wed

是说秋高,气燥。

想起来当初住在丽江,夜半打更人的梆子声回响于小巷,青石板映月光。

“小-心-火-烛——”

依稀还记得,那声音是个长者,拖长的调子,略显沙哑的嗓。

简简单单的一句,却,延绵,长远,似乎亘久。

现在想起,关于那个城市,我全部的爱,都来自如此。

如此这般的悠远和琐碎。

比如驼铃,比如拱桥,比如火把,比如石板路,比如流水,比如墙畔的紫色花朵。

从记忆的宁静中抽离出来,眼前的,却是烦躁。

来自他人,来自己身。

红尘这个地方,反反复复,进进退退,算起来也许多次。

疲累。

看不惯的人和看不惯的话语,忍不住的性子和不吃亏的嘴,于是被管理层的那群孩子纠缠。

自然是不担心他们能怎么样,却着实的厌烦,如同苍蝇一般的环绕不散。

怎么样也好,我都还是那个容易认真的家伙。

人际也好什么也好。

终究还是买了粉彩,二十块一盒,在这个已经可以说捉襟见肘的时候。

好在糯糯肯出借消光,不像某人,那么轻易的买断友谊。

不伤心不可能,不愤恨不可能,不纠结不可能。

却已经走到了这样的地步。

不过也许,我的固执,从另一个角度讲,是我的成就。

但是这之后的所有,都沉重的不堪背负。

却必须背负。

疲惫,累。

复发在背脊间刻骨的痛,在心脏位置,仿若木桩钉入。

一个人心中装的东西太多,是否就会如此?

记得最初发作的时候,曾经查询出来的类似病症的名称,骨膜炎还是什么的?忘记了。

头也痛,被记忆或者其他什么的填充,拥挤到近乎迸裂。

什么也不想做,困,想睡,睡着又难受,然后醒来,全身疲惫和疼痛。

于是算了吧,就这样,算了。

Categorie:Mr.6 Dの庭院  引用:(0) 留言:(0) TOP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