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9・Mon

寂寞

有些时候,只是因为寂寞,所以烦躁,又或者,因为烦躁,而寂寞着。

Categorie:Mr.6 Dの庭院  引用:(0) 留言:(0) TOP

2010’03.21・Sun

一倍

一倍的伤感,两倍的疼痛,三倍的无奈,四倍的失落,五倍的无所适从。
我走过很多,看到很多,迷失很多,放弃很多,离开很多,淡然很多,冷漠很多。
但是还是不能,做到完全的无境无我。

知予之于端阳,将离之于怀瑾,还尘之于柳潇。
也许这是爱情,但更多的,是任性。
不是被爱者的任性,是爱人者。

关于爱情,从来都是一个人的事,所以既然我喜欢你,那么你没有选择的权力,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能阻止我为你做任何事。
哪怕我死了,也是我一人之事,你若歉疚,便是你输了。

近来喜欢上这样的感情,任性而决绝,是我所做不到的。
如此。

Categorie:Mr.6 Dの庭院  引用:(0) 留言:(0) TOP

2010’01.14・Thu

想杀人这样的情绪,似乎已经并不是偶然。

发现情绪的激动到最后会变成类似胃痛的感觉,坠在腹腔中。
影曾经说,你身上所有的病都是心因性的。
不去想,不去动那样的心,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我却做不到。

于此,就不要在用暗语之类说来说去,反正直言与否,都不会有人看到。
鬼,卡洛,利未安森。
这个人,果然一直是我心中的刺。
无数次去开他的博客,以为自己可以撑得住,却又无数次的,被深深的伤到。
他关于维恩,萤火还有其他谁谁的连接备注,永远看在眼中就瞬间刺痛心口。
相应的,另外一边的连接名称,是更重的一个疼痛。

“亲爱的”

这样的词汇,我原来已经承受不住。

然后是西,维佐,法尔。
那个“家”。
不能不说我还怀念,也不能不说我想回去。
虽然其实说到底,不过是寂寞了,而已。

一个人的寂寞,吞噬自己。

凌然,悠然。
关于这个孩子我只能说,是一时冲动。
我对他的感情不能说是爱,正相反,是有所图。
阴谋算计的所图,心怀不轨的所图。
只想用他,排遣寂寞。
所以在他反而变成一种束缚之后,毫无悬念的,离开。

自私如此,冷漠如此。
却仍旧要强调自己的无辜和哀伤,这是我的无耻,也是所有人的通病。

以为自己已经拥有某些东西,却发现,从未。
以为自己可以抓住某些东西,却发现,徒劳。
以为自己可以博取某些东西,却发现,妄想。
不过既然已经如此,我也看破。
这样的我,就是我。
那些自私和企图将他人之心归于己身的感情,不是错,不是罪。
所以我不畏惧,也不放弃。
也不道歉。
就这样。

“愿得一人心,烹做腹中糜,自此相伴永不离,永不离”

Categorie:Mr.6 Dの庭院  引用:(0) 留言:(1) TOP

2010’01.14・Thu

那日做了一个梦,或者说,是恍惚间,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时的幻境。

梦见我还是拉蒂亚斯,金发色泽如同阳光,军士的制服,笔挺的贴合在身上。
那么年轻,那么闪耀,那么高傲,那么固执。
却看见他跪在地上,双膝。
身体前倾,亲吻手中的衣角。
衣角是深沉的墨色,或者黑蓝。
少年亲吻那片布料时的表情,虔诚得仿佛看见神祇的教徒。

“你是我的君主。”

他这样说着。
但是对方却告诉他“我不是。”

从这样的幻觉中清醒过来,脑中不断重复那人突然清晰的脸。
黑色的瞳,脸上的伤疤,安静的表情。

维恩。

吾之君主……

从自己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却完全不觉得违和,仿佛这样的词句,就是为了这样的场景才存在。
然后收到短信,他问我,“生日礼物想要什么。”
那一瞬间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复杂来概括。
对于这个人的感情,是不可解的纠结。
我可以傲,可以狂,可以无所畏惧,无所顾忌,却还是,要跪在你面前,亲吻你的衣角,唤你“君主”。
哪怕你面无表情的回我“不”。
不管上位者是谁,我的眼中,都只有你。

“维恩我的君主,这姓名,愿为你忘记,这身体,愿为你抛却,这灵魂,愿为你游荡。”

Categorie:Mr.6 Dの庭院  引用:(0) 留言:(0) TOP

2010’01.08・Fri

不想用分手这样的词汇。

从来就没有开始过,分个屁啊。

果然我……还是不会恋爱。

那么多兜兜转转的,烦都烦死了。

说什么我配不上你如风洒脱的性格。

不过也的确,我就是这样,看得惯看不惯您随便吧。

最后感叹一句,果然我已经老了,那些初中高中小情侣玩的甜蜜游戏,现在看来只能是……膜拜,远观,大退散。

…………就不能安安静静过个日子么?犯得着我跟哥们说句话你都吃醋么?

让我在朋友和你之间选择,本来就是件自取其辱的事情。

得了得了不说了。

不管怎么样。

我的确是薄情。

Categorie:Mr.6 Dの庭院  引用:(0) 留言:(0) TOP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