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2・Fri

思召

袁紹于黎陽夢神人授劍,劍身銘字‘思召’,醒來果見一劍在懷,思召二字,解為紹。
袁紹一生,历15战,11胜,1平,三败,后紹死于冀州,思召不知去向。


他以思召為名。

有的時候會想,這樣的一柄劍,這樣的一個男人,會是個什麽樣子?若與他比肩而立,又能看見何等的景象?

初識時他狐眼彎彎,似笑非笑,道一句:幸會。然後說:你們恐怕是走不掉的了。
原來一切都那麼順理成章,腦中只覺得,他的笑,隱在一片曖昧的暖紅色之中,那笑容溫文,有禮,滴水不漏,卻滿是血跡。

於是不可收拾的追隨了他。

似乎他從不曾收了笑容,又似乎,他從未真正笑過。
曾以為自己會喜歡裴一葉,或者紅含,或者白兒,但是走到最後,還是只能看到他。

一直都不肯承認,總說思召還未死,他那樣的人,不應該死在紅含的計謀之下,更不該死在宣玉身上,甚至總想說……

你要權勢么?我幫你拿到,你要宣玉么?我為你尋來。
只要,你永遠是你,思召。

“愿為君之鷹犬,馬前卒,手中劍,為君得天下,得伊人,只求,伴君側。”
這樣的話,是白茶能說的,是我能說的,心甘情願,是拋卻所有傲氣,肯跪拜在他腳下,奉他為君,為王,為主上,即便他不看一眼,也仍死心塌地,如此。


所以必須說,橋爺,你寫不寫番外?恩?【溫和笑逼近

Categorie:Fr.6 Dの潭  引用:(0) 留言:(16) TOP

2010’04.01・Thu

食堂新近增添了食物,江西瓦罐湯。
覺得很有趣,卻又因為各種原因而錯過。

今日因著在版畫工作室被那油墨熏著了,毫無食慾,又思及低燒體弱,不能不食,剛好見著湯還有售,於是終於得一嘗。

只要了湯,配菜及飯等等,全數推卻。
點的是香菇肉餅湯,小小的一個瓦罐,不足手掌大,瓷勺舀起,清濯如水,些許肉沫。
味道的確很鮮。

同去是友人笑曰:此湯可自制。
倒是實話。

便動了心思,尋一日購置食材,于宿舍煲湯吧。
反正這身子,已經是除湯水不能進他物的了。

Categorie:Fr.6 Dの潭  引用:(0) 留言:(0) TOP

2010’03.30・Tue

狂犬

无主之臣,狂暴之犬。

凌望月。

望月这个名字,来自那段传说:——江南水乡稻田,有膳望月,其状与同类无异,肉剧毒。逢九十月份,每至夜晚,抬头望月,为其毒性最烈之时。

名字文雅,却绝非善类。
正好合适了这位温文表象的医生。

近来无聊的过分,于是沉湎于设定而不填坑。
不过也好,做得设定多了,孩子多了,难免哪天就一激动,填了。

说起来望月倒是蛮符合最近的心境,狂犬。
桥边问了一句,狂犬是什么意思?人兽么?
嗤笑一声,果然所谓道之不同,不相与谋,一些事情,听在无心者耳中,无异于牛嚼牡丹。

忠犬者,为主而奉身,狂犬者,忠犬之变,是啮主。

Categorie:Ev.6 Dの峦  引用:(0) 留言:(0) TOP

2010’03.29・Mon

寂寞

有些时候,只是因为寂寞,所以烦躁,又或者,因为烦躁,而寂寞着。

Categorie:Mr.6 Dの庭院  引用:(0) 留言:(0) TOP

2010’03.22・Mon

原创剧——“错”

 

“错”——原创剧



1 

 ...READ MORE?

Categorie:Fr.6 Dの潭  引用:(0) 留言:(0) TOP

 |TOPBack